" 你不是說我是惡魔嗎 ! 這麼說來我為何要放你一條生路呢 ? 說阿 ! " 

 想從第一集閱讀起,請點

 

第四章  牛頭血咒開啟樂章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婦人終於捱到黎明的到來,當她張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所發生的事只是場夢,然而當她踏出門後,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無法抑止的淚水此時不禁奪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牛肉後,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回想起之前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他們在內心中有了共識,昨夜已是過去了,今後不管怎樣都不會再讓這種血腥的事降臨於村子。 
然而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將這一切的沉默打破,也讓心中的誓言化為烏有。 
" 阿  " 一聲尖叫從昨夜發生慘劇的屋中傳來,聲音響遍了村子,眾人聽到這聲慘叫連忙趕過去,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村中一位飽學經書的先生此刻嚇倒在地,而讓他發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離屍體,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殘餘物。 
" 這是怎麼回事阿 ? " 
"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阿?" 

眾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不禁大叫了起來,因為屍體頭骨的額頭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 

牛骨  

( 編按 : 去照照看鏡子,人的額頭到鼻子這塊 T型骨跟 " 牛 " 的形狀很像喔 ) 
 
望著眾人驚懼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師急忙否認 "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來確認昨夜的事是否是真的,誰知道一進來就 ... 一進來 .... 阿 真的,不是我 。" 
說到一半,飽受驚嚇的他開始語無倫次的哭了起來,眾人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心中也開始有了幾分恐懼。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

" 怎麼了 ? 大家都聚在這,難道又有什麼'好吃的嗎 ? " 

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而清次那滿臉不在乎的神情與村人的驚懼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

看著眾人嚴肅的表情,清次隨口問說 : " 怎麼了? " 
村人便將頭骨破損的事告訴他,然而聽完後清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大笑了起來 

"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哩,沒想到這種愚蠢的事竟然讓你們這麼害怕,老實說吧 !那是我挖空的。" 

語畢,清次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物品,正是頭骨失蹤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頭的形狀清晰可見。 

聽到清次的自白,眾人不禁大駭問道 
"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 
" 你不怕報應嗎 ? " 

聽到眾人的質疑,清次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 報應 ? 哼 ! 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今日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 ? 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聽到清次的話,眾人驚訝的說不出話,大家都被他的話震懾住,眾人都屈服於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無法發出聲音。 

" 你胡說  "

 

一聲怒吼嚇醒了所有愣住的村人,那是剛才語無倫次的私塾教師發出的吼聲,只見他雙瞳睜大指著清次繼續說到 

"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害我們到什麼地步阿,我們都知道我們吃的是人,一個無辜的人阿。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來面對 ?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到別的村子去將所有事情說出來  " 

眾人一聽連忙要攔下飛奔而去的老師,但不知怎來的力量,看似瘦弱的先生將眾人推開向住處衝去,看到這情況,老邁的村長不禁跪倒在地。 

" 天阿 ! 我們要怎麼辦阿....,就算現在我們免於飢荒,我們也無法洗刷吃人的污名阿 ! " 

" 放心吧 ! 村長 ,我會將這件事解決掉的,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 此時沒有人敢反駁聲音的主人,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而此時此刻的他臉部正因為剛才一席話而憤怒著,而他的臉部因憤怒而產生極度扭曲只能讓人聯想到--修羅 。



黃昏時分,私塾教師已做好離開的準備,此時此刻的他已對這個村子絕望了。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門口處傳來了敲門聲, 叩~叩~叩~ 處於敏感時刻的他手上拿著匕首,謹慎的問到 " 誰 ? 有什麼事嗎? " 

" 是我, 村長,快開門阿 ! 清次已經發瘋了 ! 他現在見人就打,我來這是想跟你一起離開這村子的,快開門阿  ! " 

雖然私塾教師心中懷有些許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來的旅途中能有同伴陪伴,他就將腦中的不安揮去,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開門的同時,嘴裡 還不斷的說

" 看吧 ! 我早說清次已經瘋了,在不走就連我們都有危險了 ! 快阿 ! 還杵在門口幹麼 ? 趕快幫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趕快出發吧 ! 對了,你幫我拿一下刀子提防清次的出現 " 說完,便將刀子交給村長。 

他急忙的回到屋子準備行李,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舉動無非是親手將死神的鐮刀還給死神,在一聲抱歉下,他感到背後一陣劇痛,而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門口,只能不斷哀嚎。此時他的背後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剛才交給村長的刀。 

" 你為什麼 ... 要 ... 做這種暗箭傷人的事 . . 汝 . 不知 .. 阿  ! 痛阿   ! " 

就在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後,有個人影用腳將插在背後的刀踢的更深入體內 。

" 清次 ...你...這個...嗚~好痛 ~ 拜託你 ~ 別踢了~阿 ! 阿 ! 阿 !" 

" 你不是說我是惡魔嗎 ! 這麼說來我為何要放你一條生路呢 ? 說阿 ! " 

" 清次 , 不要太.....!" 本來要開口制止的村長在看到清次的臉後就噤言了 。

他的臉上清楚的寫著--擾我者死-- 
村長只能呆站著任由事情往最壞的一面發展........ 

" 我想...殺了那畜生或許真的有詛咒呢 ... " 清次低聲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村長嚇了一跳,村長不禁抖動著聲音問 " 真的...有詛咒....哈~哈~那我們注定....要滅亡了 ,怎麼辦阿~  !" 

看著村長那因害怕而顫抖的人,清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說 : " 怕什麼,這種詛咒我三兩下就能破解了 ! " 

"真的嗎 ! 清次,你真的能破解詛咒嗎 ? " 害怕的村長竟然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顫抖著 , 從他臉上絲毫感受不出身為一個村長的威嚴 ; 只見清次從懷裡掏出了阿牛的頭骨,大聲吼道  " 你這畜生給我消失吧! " 

接著他竟然將頭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臉上,其力道強勁到將頭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師的頭裡," 阿 -- 痛-- 阿  " 

一介書生怎能耐的住如此的折磨,其淒厲的慘叫聲使得整村的人都趕過來看,但他們絕沒想到他們即將目睹一件他們不願再見到的事......... 

" 哼 ! 被我抓到了吧,你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現在我就讓你再也無法超身 ! " 

語畢,他將本來插在老師背後的刀拔起來,刀拔出來所造成的痛楚使得老師的慘叫聲再次響遍了村子間。" 痛 ~ 痛 ~  痛阿 ! "  強忍著臉部以及背部的傷痛,他開始努力的爬向家門,但這時擋在門口的是手執染血的刀,面帶殺氣的清次,這時他終於覺悟了。他已無法逃離死亡的命運。 

第五章  逃不了的牛頭血咒

當晚村子又有美味的 " 牛肉 " 吃了 

再一次得到 " 牛肉 " 的婦人,這次她的內心已跟昨日的感覺截然不同。她疑惑著是否應該把肉拿回去給家中給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們,雖然肉的來源皆是取自於人,然而這次跟上次兩者間的心境確有極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眾人皆已陷入瘋狂所幹下的蠢事,而第二次卻是在清醒時親眼目睹了慘劇,而劇中的主角也換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想到這,婦人握著"牛肉"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一個恐怖的想法飛也似的流過腦袋 " 我會是下一個主角嗎 ? " 

多恐怖的想法阿 ! 然而只要親眼見過清次那化為修羅的臉時 , 便可了解到這想法是可能轉瞬成真 ; 此時婦人的背脊發冷,而握在手中的牛肉也掉落於地。 

肉落在地上的聲響喚醒了發呆中的婦人,她這時將恐懼逐出腦中,趕緊拾起地上的"牛肉"。心想 : " 趕緊帶回去給阿光與阿華食用吧 ! 然後連夜摸黑離開這裡 " 

撿拾乾淨後,婦人連忙的加快腳步向家飛奔而去 ; 不只是她,此時此刻的村人都已做好了離開村子的準備,原因無它,他們都知道再待下去不需要餓死,一個惡魔就足以將全村殺光。 

到了家將牛肉稍微烹煮後,她輕聲叫喚兒子的名字,但可以聽的出語氣中帶了一些急躁,聽到這樣的呼喊聲,兩名稚子連忙從床上跳起來," 娘,什麼事這麼急阿 " 
" 對阿 , 華華可是才剛睡著呢 ! " 
看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婦人當然也是充滿了不忍,但為了自家的安全,她催促著兩個孩子 " 快點吃這份牛肉吧,媽媽會在這段時間整理行李,整理完後就離開這裡 ! " 
" 哇 ! 又有牛牛吃了 !" 年紀小的幼子一聽到牛肉就顧不得母親之後的話,開始自顧自的跳來跳去,而年長的哥哥則是聽完母親的話後,著急的問 : " 離開 ?為什麼要離開這兒 ?" 
無法說出真相的母親只好隨口答到 : " 因為聽說鄰近的村子最近開始下雨了,現在整村的人都準備去那兒試試運氣呢 !" 
說到最後,婦人的眼淚再次沾濕了眼眶,但哥哥在聽到鄰村的好消息後,也興奮的衝去與弟弟分享所剩不多的"牛肉",壓根子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表情,接著婦人就一個人默默的到屋內開始整理行李。 

整理到一半時,一段令人心寒的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 今天的肉不好吃耶。" 
" 對阿 ! 咬起來一點咬勁都沒有,一定是牛太瘦弱了 " 
"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頭牛牛的肉喔 " 

兄弟兩那無心的抱怨,此時此刻聽在婦人的耳裡,彷彿惡魔的對話,剎那間一個男人的臉孔浮現於腦海中,正是清次那張修羅的臉。她的腦海中不自覺間湧現了一股驚駭的想法 " 是阿 ! 私塾先生本來就已經餓的像皮包骨,能分的肉本來就不多,這樣清次根本吃不飽阿 ! 這麼說來,這麼說來,清次他....他難道會......!" 

想到這婦人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的衝出家門,一旁的孩子看到母親的行為都嚇了一跳,但年幼無知的他們怎麼會曉得隱藏於事情背後的真相呢 ? 

婦人離開家後便向私塾先生的住所飛奔而去,她沿路找尋清次的蹤影,心中卻又祈禱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發生。然而這矛盾的心態卻在靠近先生住處的田邊宣告破滅。 

在那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屍的屍體,而趴在他們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清次。看見此景的婦人不禁失聲尖叫,而最後一場慘劇也在這聲尖叫聲中開始上映。 

( 場景拉回到清次殺掉私塾先生後的那段時間 )

清次強制將肉分給村人後便與他那些與他平日瘋狂的同伴席地而坐,討論剛才的種種經過,這時有一人拿起了柴刀將樹枝削成了牙籤剔起牙來,一臉尚未盡興的說 : " 嘖~嘖~嘖~吃的真是不盡興,肉真的是不夠吃 " 
" 對呀 ! 那傢伙的肉不只少也沒咬勁,還是那怪物的肉好 " 
" 對阿 ! 清次你說呢 ?" 
真不愧是清次的朋友,論凶狠度雖不如清次,但其個性也皆因飢荒而喪失了人性,竟將剛才那段令人不願回憶的事以輕蔑的態度重述,但身為事件主角的清次,此刻竟顯的格外安靜,在漫長的交談中不發一語,而眼睛也不斷的在眾人身旁打轉,看的眾人冷汗直流。 

此時一個人站了起來說 : " 我想我們也該離開了吧。" 
聽到這話,大家如釋重負般說 : " 是阿,時候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 是阿,再拖下去天色就晚了 " 就這樣清次一行人就離開了木屋向村子的方向前進,誰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清次開始異變的前兆。 

" 清次,你是怎麼了 ? 臉色這麼難看,該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 !" 
" 哈~哈~哈~ " 

雖然清次的臉色有些詭異,但身為他的朋友卻依舊開他的玩笑,彷彿已經忘卻了剛才的恐懼。

" 根本不夠.. "一聲低沉的細語從清次的喉間流出,眾人聽到時有點不知所措,連忙問到 : " 清清...次,你剛...剛說...什麼阿 ?" 

從他們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們流露出的恐懼 ; 雖然害怕,但他們心中還是相信清次剛才說的只是玩笑話,然而清次接下來的舉動卻直接將他們的恐懼給永遠的吞噬掉........ 

" 根本不夠吃 " 

一陣白光閃過,前來關心的朋友來不及迴避,臉就硬生生的接下了清次的攻擊。" 砰 " 的一聲,強力的拳勁使的那人跌坐在地上哀嚎 : " 贛 ! 清次你發瘋了嗎 !竟然下手這麼重 !" 

那人邊摸著額頭邊叫罵,可是當他張開那因疼痛而閉上的眼睛時,他沉默了,更詳細點的說,他再也張不了口了。清次飛快的抽出柴刀,將刀往那人的頸子砍去,一瞬間,嘴巴微張,瞳孔因驚嚇而放大的頭就飛也似的滾到田邊。 

而剛才擊在那人頭上的正是那已有些微泛紅的頭骨--阿牛那長角的頭骨 ! 

眾人見到此幕都愣住了,不只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慘狀,更因為見到了那恐怖的頭骨。這時一個膽子較大的人抖動著聲音問 : " 清~~~次,你真的~~~發瘋了嗎  ?" 

" 原來這次你附身到我同伴身上了,你們放心吧,你們的血跟肉我會吃的一滴都不剩的 !" 
看著清次那瘋狂的表情,那群跟清次已有多年交情的他們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 

他們馬上拔腿就跑,但這一切都太慢了,一個跑不夠快的人,突然跌倒在地,他驚慌的說 : " 我的腳~~我的腳~~怎麼會突然跑不動了 !" 

突如其來的情況使他陷入了不知名的恐懼,他向後一看才發現到他的小腿已經與他的身體分離。他驚嚇的連疼痛都忘了,連忙把雙手當腿來用,死命的往前爬,嘴裡不斷叫喚著同伴的名字 : " 救我阿 ! 我還不想死  !" 

聽到這淒厲的呼喚前方的同伴不禁回頭一窺究竟,然而映入眼簾的場景卻令他們無法出手幫忙。 

因為這一切都太震驚了,清次手裡拿著沾滿鮮血的柴刀,另一手則拿著頭骨,不慌不忙的將頭骨硬按上在前方爬行的那人,接著他臉色猙獰的再次將刀揮下,短短的幾分鐘,四個清次的朋友就被他殺掉了兩個。
看到此景,剩下的兩人趕緊轉身像村裡跑去,嘴裡還大聲嚷嚷著 : " 救命阿 !清次開始屠殺了 !" 

但一切都太遲了,清次飛快的撿起兩塊大石頭向前擲去。 "砰" 的一聲,兩人的呼喊聲尚未傳達到村子裡,就倒在田間的小路。最後傳到他們腦中的只剩下從頸子後方柴刀揮砍下來的疼痛 ; 結束掉這一切後,清次一個人坐在地上開始啃蝕著 "戰利品" 

然而四個人的肉似乎仍無法填飽他的肚子,嘴裡依舊重複說著: " 好餓阿...還想要...更多 " 
而那凹陷的雙眼直瞪著村子的方向,而這驚駭的情景正好被那衝出來的婦人瞧見,她的尖叫聲響遍了全村。 

聽到婦人的高分貝叫聲,本來專心埋首啃食"牛肉"的清次也抬起頭怒瞪著她,望著清次那因憤怒而睜大的瞳孔,婦人嚇得跌坐於地上,溫熱的尿液不自覺得從裙中流出,看到這場景清次不禁大嘆一聲可惜 : " 可惜了一塊肉,俺至今還沒吃過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 

聽到這樣的話,婦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顫 ; 清次似乎對眼前的景色相當享受,嘴裡開始說起了淫穢的話語,一面向她逼近。看到這情形婦人將手當腿用,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動,終究還是敵不過清次那雙腿的速度。
眼看著清次逐漸逼近,婦人只能沒命似的亂叫。她心中的疑慮已被證實,清次早已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婦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說 : " 對了 !聽說小孩子的肉比大人來的鮮美,妳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小鬼,等解決妳之後,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 
聽到這瘋狂的言論,婦人體內突然湧現出一股力量,她擲出地上的石子,接著雙手當作腿般向村子開始疾奔。 " 快點 ! 再快點阿 ! 有誰可以阻止惡魔阿  !救命阿~~~~ " 

像撕裂喉嚨般,婦人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清次抹去額頭上的鮮血,抽出插在屍體上的柴刀,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 " 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阿 ! 沒關係,我這次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 !" 。語畢,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件之村1   

一聽到婦人死命的叫喊聲,村人連忙衝了出來,憑藉著微弱的燈火村民間彼此互相對望,赫然發現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逃離這地方,每個人身上可以看出剛才整理行李的痕跡,更甚著已經有人將包袱背在身上。 

另外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不論男女,每個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雖然眾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但眾人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婦人所帶來的消息卻將大家最後一絲的期望給消滅掉。 
" 清次...終於開始......殺人了,他將他的同伴都吃掉了  ! 接著他的目標就是我們了 !"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次。他們到村子的入口找尋清次那巨大的身影,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因此他們決定點燃火把,然而他們永遠想不到這火把竟然讓他們從狩獵者變成獵物。 
就在他們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一道紅光閃過,只聽到"咻"的一聲,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懼不已的清次。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清次將阿牛的頭骨罩在自己的臉上,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巨大,而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面對這情況,清次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村子裡本來就沒有幾個比清次來的強的人,加上這次的飢荒,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反觀清次經過這幾天的"獵食"後,體力已經恢復以往,應付一群饑民是綽綽有餘。 

整個村落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慘叫聲就歸為寂靜,只見清次悠閒的坐在由屍體推成的小山上,嘴裡說道 : “ 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呵呵呵。” 

 

待續......牛頭系列二 ( 血咒之發願悲行--下 )


註:本故事為熱狗大叔改編與續寫日本都市傳說之"牛頭"故事,故事原文摘自網路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熱狗大叔 的頭像
熱狗大叔

鬼扯餤 (眾生皆具妖性,小心因執著妄念而證得)

熱狗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厭情
  • 一口氣看完了……因為飢餓都泯滅人性了。
  • 看完了嗎,那我準備來寫腥都市傳說--牛頭系列二 (血咒之發願悲行下)第6集
    森一回到都市後會將見聞寫成小說,後續發展如何呢,他能逃出血咒的糾纏嗎,敬請期待,血咒之代代相傳

    熱狗大叔 於 2012/12/10 09: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