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欲念越來越強,中邪了嗎,被魔物附身了嗎?這樣下去恐怕會人間失格。

人間失格  

 

( 場景來到現代 )

父親大人,你要振作,我相信你一定會康復的 ” 蜂須賀森一握著病床前父親的雙手,眼裡泛著淚光,不住的為他年近75歲的父親加油打氣。

森一 ,咳咳…,不要難過,我自己的身體我最清楚,人走到這個歲數生命是不能強求的 ”

森一搖搖頭後用手拭去眼裡的淚“ 父親大人,不會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嗚… ”止不住淚光依然故我。

森一,堅強一點,我們蜂須賀家族的名譽,就全靠你了。咳咳…,森一,你記住,為父這一生唯一的缺憾就是沒能洗刷你祖父身前所遺留的污名,你要記住,我們蜂須賀家族世代都是優秀的警務人員,你祖父絕對不可能做出有辱我們家族的傷人事件,他一定是…一定是…咳咳咳… 他是這麼的有原則又有正義感的人,你記住了,在我的保險櫃裡放著一份有關於你祖父留下的紀錄,你看了就會明白,記住,一定要查出真相。哦哦哦… ”

父親大人,父親大人,醫生趕快來啊 ”森一大聲的呼喊著,醫護人員急忙進來幫森一的父親做急救動作,可惜一切自有定數,醫生只能搖搖頭請森一節哀。

森一放聲大哭,在場者皆為之動容。

 

隨著送行者送行父親最後一程,內心的傷痛終需時間慢慢撫平。森一想起父親最後的遺願,他來到保險櫃前,打開並尋找父親所謂祖父遺留下的紀錄。

一紙公文封,封面寫著 “件之村調查事件簿”

件之村,好奇怪的村名 ”森一急忙打開來看。裡面有一些文件,還有一本日記。

文件像是呈給上級的官方報告,森一納悶這樣的資料為何會放在家裡?他詳細的閱讀著文件,

 ====================================

 這真的是太噁心了,雖然過去曾見過不少屍骨…………

 

…………………………只是人跑去哪裡了,亦或是他就是行兇的人?都需再進一步調查。


調查員 
蜂須賀 正樹 筆" 

 ======================================

以上是文件內容,旁邊有一行小字,森一認出是他父親的筆跡。

有時間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

這只是一般的凶殺事件,為何祖父跟父親要如此重視,跟蜂須賀家族又有什麼關聯。森一回想起小時候有一次父親暍的醉醺醺,回到家裡大發雷霆,他依稀還記得當時父親口中大聲罵著 “ 可惡,竟然是用這種原因不讓我晉升,關我祖父什麼事,他再怎麼說也曾經是一位優秀的警務人員,太可惡了 ”

這是森一第一次看到父親發這麼大脾氣,也是在這一次後森一經常看到父親落寞的表情。小小年紀的他並不能理解大人的世界,好在父親對森一的愛並沒有因此而改變。

森一繼續翻閱著文件,其中大部分是關於世界各地有關人面獸或是牛頭等的神話與民間傳說。

 

 

================================================================

傳說中的件

  件,人面牛身的妖怪,也作人面動物的總稱。每百年一次從牛等家畜中出生,一生下來便會用人類語言作出預言,然後馬上死去。件的預言多為不祥,但卻百分之一百的準確,在日本甚至有如件一般的諺語來形容事物絕對不會出錯。雄的件的預言必然正確、雌的件則會教授躲避災難的方法。在《山海經》中,件被記載為飛獸之神。最近一次件的出現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它預言了大戰即將結束,以及德國和日本的戰敗。而在十七世紀歐洲出現的魚形件,預言了霍亂的流行,還留下了記錄。另外,在世界各地還流傳有關於牛面人身的妖怪的故事,像是頗為有名的米諾陶斯便是其中一例。一般認為那是件因意外誕生於人類腹中,產生變異而形成的妖怪,它們性情兇暴,沒有預言的能力。

  日本在天保七年(1836年)也盛傳出現人面牛 漢字寫成,而昭和十九年(1944年),日本警保局保安課發行的《思想旬報》甚至刊載著:本地生下了四隻腳像牛一樣的孩子,預言說戰爭將在今年結束,那時候可能會發生流行傳染病,如果多吃梅干或韮菜就不會染病,說完這些話像牛一樣的小孩就死了。這一類的傳說在戰爭或是天災時,特別容易在民間流傳,或許人面犬、人面魚其實都是這一類妖怪傳說的變形。

 

件和牛能言的傳說

  這個怪物在日本是眾所周知的。這是指小牛會預言,而且必定會成真的故事,這則傳說已收錄在『妖怪事典』中。

  中國也有流傳著這類牛預言的故事,但沒有什麼特定的名稱。牛會開口說話只是作為奇談記載。故事是這樣的:

  一名男子為江夏郡(湖北省)的文書。一天駕著牛車四處漫遊。此時,那頭牛突然對男子開口說話。

  現今天下將要大亂,我還有非常重要的工作待辦,可是你卻要我拉車,到底想去哪裡呀?

  同行的幾位隨處聽到牛開口說話都大吃一驚,不料,那名男子卻不急不徐地對著牛說:

  我會讓你走的,不要再說了。

  於是,這名男子便折返就回家。但是,還沒將牛從車上卸下,牛又再開口說話了:

  搞什麼呀!這麼早就回家了。

  這名男子感到毛骨悚然,決定去請找算命師卜卦,占卜的結果是大凶。

  不只你全家人會遭受禍害,現今天下將戰亂四起,這座都城也將會毀於戰火之中。

  男子急忙趕回家中,這時家裡聚集了很許多人。定神一看,只見那頭牛正像人一樣站起來走動。

  不久,張冒發動戰亂,攻占江夏郡,當年秋天,漢朝再度興起。

  擔任將軍都尉的男人們都被擊敗,騎乘開口說話那頭牛的男子一家人則全遭殺害。

=================================================================

 

森一兩相對照發現整個內容似乎是關於調查報告裡提到的“ 牛頭 ”二字。

牛頭似乎跟這起集體兇案有時麼關聯?森一看完報告正準備接著看祖父的日記,

這時候森一的太太美智子泡了一杯咖啡進來。

 “ 還在忙嗎,別弄的太晚。”

森一起身接過咖啡,刻意遮住祖父的報告書。 “ 你也是。小baby睡著了嗎?你早點休息,畢竟醫院的工作更忙,別累壞身體。”

美智子親了親老公,微笑點了點頭 “ 我確實有點累了,那我先去休息了,你忙完就早點睡 ”

森一點了點頭,想著美智子要照顧剛出生的小baby,還要忙著醫院護士的工作,內心很是不捨。只是家裡開銷仍大,還需要美智子一起分擔家計。不過森一相信有一天他會成為有錢人,到時候美智子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喝著咖啡,森一打開祖父的日記開始閱讀著。一開頭都是關於一些平常的瑣碎記事,漸漸的翻閱到後面,開始出現有關文件上所記載的事。

 

 

7月2日

我好矛盾,好猶豫,要不要將這份報告呈現給長官,失蹤的這段期間,整個社會因為戰爭的關係,到處瀰漫著不安感,這個案子長官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報告書我已經寫好,只是上面還沒有寫上該報案的獵戶已經死亡的紀錄,是的,他已經死在那個村莊,死狀奇慘,身上的肉有一大塊被割下,致命傷是後腦被硬物敲碎。我暫時跟長官唐塞是獵戶謊報的凶殺案,幸好他沒有再做追問。我不知道能瞞的了多久?但是我必須暫時隱瞞,直到我釐清一些事實,會的,等真相大白我會自行向上級報告,接受處分。只要我釐清一些事實。

 

 

 

7月5日

 

最近內心一直有一股衝動,對於鐵男感到相當過意不去,他一定會認為做父親的我為何變的這麼生疏,連抱都不抱他,甚至將他推開。我跟他解釋再多他也不會接受,對鐵男的愛是不會變的,正因為如此我更不敢抱他。因為我怕克制不住。

 

這股衝動,這股衝動實在不是人類應有的行為啊。

 

 

 

7月6日

 

這股欲念越來越強,中邪了嗎,被魔物附身了嗎?這樣下去恐怕會人間失格。

 

 

 

7月7日

 

為了保護鐵男,只能這麼做了。神啊,原諒我。

 

 

 

 

 

看完最後一篇,森一仍是一頭霧水,祖父最後是因為傷人罪被判刑入獄,這並不算是重罪,為何需要在獄中絕食。而他所謂的邪惡欲念到底是什麼?連串的謎團讓森一百思不解,他翻到日記的最後一頁,忽然掉出一張紙,是一張類似地圖的紙。畫的不是很詳細,但是依稀可以辨別出地點是位於東北X山鄉的一個村落。這會是件之村嗎?森一心想要解開這個謎團,只能出發去當地查個清楚了。

 

 

待續.....牛頭系列一 (件之村調查事件簿中)

快速點閱下一集

 

註:本故事為熱狗大叔改編與續寫日本都市傳說之"牛頭"故事

文章內所引用的資料來自百度百科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熱狗大叔 的頭像
熱狗大叔

鬼扯餤 (眾生皆具妖性,小心因執著妄念而證得)

熱狗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